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胶功效与作用的博客

http://www.ajiao120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着调的第一份工作——我在拍卖公司的日子  

2011-06-07 10:13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半夜和人闲聊,提起05年再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。想起来真滑稽,它和我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呢?月经量少的原因

一、学会的只有一鳞半爪 

当时的领导不太懂历史和考古的区别,所以把我安排在拍卖公司收购旧书(当然是打下手)、给古籍写说明(每隔一段时间汇编成一册拍卖图录)。

经过训练,我分清了竹纸、白纸和棉纸;看得出木板刷印、铅印、石印,还有饾版,就是木刻水印了。 

工作的一部分是判断书或日记、手抄本等的年份。月经量少的原因 

有些从内容判断,根据年号、避讳字;或根据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——有本名人日记,作者小楷写下刚刚过去的巴黎和会。 

从内容判断不难,只要细心、有积累。

从字体判断,就费劲了。宋版的字最好认,不过拍卖公司很久很久才会碰到一本宋版,碰到了也只会给我瞻仰。其他的,莫说朝代,就是不同历史阶段,字体或某个特殊的字也会写法不一样,当时我没学出来,现在听过的记得的一鳞半爪也忘光了。月经量少的原因 

有意思的是出处,即书来自哪里。

比如,书的产地,有的极明显,不明显的,说个搞笑的,一天师傅告诉我,看虫子眼也能看出来,日本的虫子和中国的……咬的眼儿不一样!那便是经验。

又比如经过谁的手,“经过谁”从批注、藏章和别的细节判断。

有一次,我在一本书中,发现一张对折的英语测验卷,A4纸大小,反面空白处是一封信的草稿,落款是吴稚晖。除了确定“经过”谁,令我震惊的还有卷子上的语法错误和今人没啥区别——名词复数没加“s ”。

二、唯有八卦,矢志不忘 

那时候,我心里很难受。

字好看不好看,什么本子,我都没什么感觉。除了,除了第一次看到红楼梦的庚辰本、甲戊本,和脂砚斋批红楼梦什么的我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

红楼梦之外,我关注的都是八卦。

一个清华前教授常居日本,回国时送来一摞他淘的十几本日军在华照片相册。

从版本、收藏的角度看,肯定没什么,因为师傅拒收了。可从史料角度看,多有意思啊,尤其,照片上的日军士兵都是十几岁的毛头孩子,他们稚气的笑、互相泼水的瞬间、玩老鹰捉小鸡时一个小兵还侧着头……真让人无法把他们和恶魔对上号。

七册的孔府土改报告,比小说还精彩。月经量少的原因

 

具体来说,就是孔府的下人揭露孔府奢靡生活的口述史——不是书,是原始记录,纸张已经发黄发脆,蓝色墨水的字有些发黑。

某下人侃侃而谈孔府的媳妇儿都是什么背景,妯娌斗争如何;某下人谈孔府的爷要喝人奶,要盖什么被子,要怎么折腾下人;还有田产、铺面、生意之类的细节,说真的,这套报告后来不知道花落谁家了,要是落到个文化工作者手里足以拍部《大宅门》,比《大宅门》更经典。

孔府报告让我的进度变得缓慢。

因为我要看完啊!可我的工作其实就是给它写个说明就行了,师傅可能准备批评我,那天他问了下图录“写到哪里了”,但刚问完,就有人敲门,说:“有东西,贵公司要不要收啊?”

那天发生的事是我记住的另一个大八卦。

东西实在不靠谱——白求恩用过的澡盆,还有谁谁的尿壶;师傅婉拒说,我们不拍这些东西,只拍书或纸制品;来人又神来一笔,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日记本,掀到有字的一页,非说,七十年代的某一天,他遇到了周恩来,“你看,这是周总理给我签的名,这个能拍吗?”

我伸过头去一看,我都看出来是假的!所谓周恩来的签名是“一定要把淮河治理好”,落款是“恩来”……

另外让我震动的还有一批揭发信。月经量少的原因

 

据说是人民文学还是三联卖废纸被某个收垃圾的收了(送拍人中很多都是收垃圾起家的……),打开一看,几麻袋全是名人与出版社编辑的信,还有书稿的原稿(手稿),及出版社内部文革的资料。其中有丁玲、冰心,还有新凤霞的。

三、库房重地,闲人免进

就这样在无数老照片、结婚证、毕业证、家书、日记、孤本、善本,以及一些不辨真假的纸制品中,怀着不喜欢还得喜欢的心情,我不着调得工作了半年。

每天8点半,我把自己送进一间十几平方米、五六个人的小屋子;师傅搬出一堆书/卷轴/木头匣子放在我桌上,我展开图录表格,拿起尺子和工具书,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。

间或有人敲门,喊一声“送东西的”,师傅招呼着,我马上跟去。大部分是假的,少部分是真的,更少部分是有价值的——它们被送进库房。

库房的价值就不用我说了,连带着整个办公环境都神秘兮兮、紧张兮兮。

工作俩月,去北戴河度假的我就把一串钥匙丢了,回来后,由于想配一把办公室大门(与库房十万八千里)的钥匙,我打了报告,并被经理督促当全体同事的面给北戴河老虎石公园月经量少的原因 

打去电话,对话如下:

“您好!我前几天,去老虎石公园玩,丢了串钥匙,请问你们有人捡到吗?”

“神马?神马?”对方疯了。

我又说一遍。

“怎么可能捡到,这么大一片海滩,这么大的公园,这么,这么,这么多海水……”对方有点说不清楚话了。

“那如果有人捡到请您通知我,我的电话是xxxxxxx。”

“我建议你往北戴河下游找找,比如大连方面……”我绝没有胡说,对方真的这样建议的(我看他是清醒了,以为我玩他,他开始反攻了),电话按的是免提,众人都听到了,经理满意地点头,他确认我不是骗他,不是想私配钥匙了。他还放我一马,没让我给大连方面打电话。

四、扬州客、煤居士和张斋主

“你说(suo)了不算,我说(suo)了不算,市(si)场说(suo)了算”,请按我的标音念一遍。 

这句话来自于一个扬州人。他戴眼镜,带老婆,挑着扁担,扁担上挂着俩书箱,蹒跚来到老字号会客厅。注意,是他的老婆挑扁担…… 

送拍人中不乏各地的附庸风雅客,这扬州人便是一个。 

验货、收货、谈价钱,扬州人大笑了两次。 

第一次,他纠正他上次来(那次我还没到老字号)认为拍卖公司是黑心鬼的说法,他充分认识到,其实拍卖公司和卖家是一条心的,而起拍价定低也不是拍卖公司着意压低价钱,而是为了吸引买家注意力,继而慢慢加价,甚至冲向高价的。(解释一下,拍卖公司的利润来自于买卖双方,如果一件拍品卖了10块钱,拍卖公司从买家、卖家那里各收1块钱,即买家实际付11块,卖家实际收9块,拍卖公司坐收2块)。月经量少的原因 

显然,上次送来的拍品卖了个好价钱,扬州人很高兴,他哈哈、抚掌大笑,并借机表达歉意,不断重复“你说(suo)了不算,我说(suo)了不算,市(si)场说(suo)了算”,以至于配合他、敷衍他的师傅寒暄到最后,发音也趋于一致,“对,市(si)场说(suo)了算”。 

扬州人把敝公司看中的书留下,没看中的装好,再把俩书箱合上,这才介绍他身边站着的憔悴妇人,“这是(si)我老婆”,师傅保持镇定,其实(si)我看他和我一样惊讶。

扬州人解释(si),“我带她来,主要让她挑扁担,也让她见见世面,知道我是(si)干什么的。”他第二次哈哈、抚掌大笑,并指着老婆,“她就是(si)我的长工!”这时憔悴妇人脸上也有了笑,她竟讨好地应承:“我就是(si)他的苦力!” 

这是多么不平等的夫妻关系啊!我不由得悲愤,恶狠狠看着“扬州附庸风雅市场说了算”客,又恨其不争地看向苦力妇。写到这,6年后的我突然想到,也许,也许这俩人根本不是什么正头夫妻呢?嗯……最近听说很多男主人和女保姆乱搞的故事…… 

“你说(suo)了不算,我说(suo)了不算,市(si)场说(suo)了算”,时至今日还在我家流传(cuan),比如买个什么东西,比如卖点字,我还会和林同学念叨这句,而林同学牙牙学语,作为一个南方男人不仅发音比我标准,他眯着眼用眼神点钞票的样儿也颇得扬州人真传。 

“扬州附庸风雅市场说了算”客是送拍人的一类,山西煤居士则是另一类。

山西煤居士是父子俩人,大居士是个大胖子,小居士是个小胖子,胖集中在两腮,每个腮鼓出一个圆乎乎的球,像极了小时候我爸爸在阳台用煤渣自己做的小煤球。月经量少的原因 

山西大小煤居士过去是开煤矿的。 

煤矿出了事,煤矿也挣了不少钱,于是,大居士就拿着钱改行炒文物了。话说,文物这行看起来不是有文化吗? 

再说山西有文物作假一条龙,从字画做旧,到瓶瓶罐罐弄缺口,打扮得跟母系社会刚出土的,统统都有,于是,大居士很快上道了。

 

当然,大居士送到敝公司的少假多真。 

但他的只言片语,比如,提到谁谁有一张张大千,大居士不屑地说,“要张大千?嘿,一天一百张我也变得出啊!”变?! 

大居士直到带出小居士还没洗掉一身煤渣味。工作的大部分是做旧,两人的脸看起来也像是做过旧,或是被熏过,黑黄黑黄。 

大小居士是职业书贩,也是敝公司的常客,有次来,小居士拎着一个旅行袋,拿出的是册页,封面上写《善本留真谱》。打开来一看,里面的每一面,都在雪白底子上贴了一张发黄的古籍善本的原书页;一页页翻过去,所贴的古籍书页都分别属于不同的书;这么说吧,第一页贴着三毛的某书页,第二页贴着琼瑶的某书页,所以说叫善本留真啊,你买了这本,就看到好多善本真的书页啦!相当于一本版本学实物文摘。月经量少的原因

 

 

师傅当时捧着这册页,斜着眼看大居士,“这主意是你想出来的吧?”大居士呵呵笑,皱纹里像有煤渣在闪耀,显得更腌臜了。 

师傅说,能收;又说,“你们这是毁书啊!” 

大小居士继续呵呵笑,毁不毁的,他们才不在乎——做这样的《善本留真谱》,有的是真有藏书的人捡到些破碎书页,凑不成完整的书,裱一下算留个书样子,好歹也能看到宋版、明版什么书什么样;但有的,比如这种职业书贩,根本就是为了多卖钱,有几本不错的古籍,就一页页拆开,几本书的书页重新组装,变成文摘卖。 

你说一本书,尤其是古籍善本,从诞生到流传到保存到我们今天能看到,久的千年,近的也有百年,好容易保持完整,不缺不损,只为多卖几个钱,就被一页页拆开,真真是“毁书啊!” 

下面说说张斋主。 

张老板财大气粗,在上海有自己的斋——搞文物的开个店,基本都是什么斋,什么堂。

张斋主进了敝公司就像进了自己家。一来就冲进经理室,寒暄、握手,谈业内行情,那时候正播电视剧《五月槐花香》呢,张斋主坐在椅子上,一拍腿,www.ajiao120.com“哎,那电视剧,真是把琉璃厂那点事儿写完了!”

 

琉璃厂的事儿,除了作假,还能有甚?哈哈。

 月经量少的原因 

张斋主颇有文化,对古籍善本颇有见地,他一副开明绅士打扮,条纹衬衫、背带裤,金丝眼镜,白胖到恰当处,平头,有次,他和我握手,又软又暖。对了,他长得像东方卫视的曹可凡! 

张斋主最懂闲时买进,贵时抛出,虽说都是职业书贩,但他不像山西煤居士,什么流行来什么,他有专门攻的项目,年代久远我记不太清;这么说吧,有人专门收地图,有人专门收家谱,有人专门集期刊创刊号,张斋主就属于这类人。 

听张斋主评点业内诸现象还挺得劲的,有点全国一盘棋的意思,如“最近听说湖北xx收了一本明版《xxxx》”“台湾老张那天给我看了一本《xxxx》”“我劝陕西的侯哥别贪多嚼不烂”……

他很客气,很会做生意,每次来除了送拍,还总有些小礼物,我在那儿的时候,他送过每人一瓶茅台,可惜我不喝酒,那瓶茅台在家做饭时当料酒用了。

 

山西大小煤居士、“扬州附庸风雅市场说了算”客、张斋主,是我见过的职业书贩,也就是卖家,拍卖公司拍品主要来源的金字塔的三级。

金字塔的最后一级基本没什么文化,却吃一口文化饭,他们跟风、上当,也给别人当吃,他们对市场有敏锐的,近乎本能的触觉,不爱书,只是靠书吃饭,所以他们毁书最厉害。他们中卖水果出身的有,收垃圾出身的多,以前是煤老板或是干别的什么挣了钱炒文物的数不胜数。

“扬州附庸风雅市场说了算”客都是些沾沾自喜的家伙,在当地也算文人骚客,做了文化生意后,还是没改掉那股酸劲,但又要挣钱,又要表示不靠这个吃饭,实在难为那颗欲洁何曾洁的心。我还认识一个外号“德州扒鸡”的书贩,他的故事下节还有,另表。这类人多有正当的工作,工作和炒文物,炒书是他们生活的两个平衡点。 

张斋主算是层次较高的,“混出个模样”的,从书贩变成文物企业家,书进了他手里是商品,用来赚钱,但总好过落到煤居士手里,就像姑娘打定卖身的心,去青楼和去影视公司等潜规则,性质没啥区别,待遇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 

其实,真正高级的文物卖家,包括古籍,都不是真正的书贩。www.hey139.com.cn 

拍卖公司等待的大鱼也就是这些人,他们是遗老遗少、名人后人…… 

敝公司某师傅曾不无羡慕地在某名人之后转身离开后说:“你说,他今天在床垫下发现他爷爷一封信,值几万,明天又在什么什么地方发现一个闲章又值几万,他家还不随便一扒拉就是钱啊?”某师傅摇摇头。 

同理,那些没啥值钱东西还老来拍卖公司转悠的名人之后就被人白眼相待,如闻一多的孙子……他总是出现在拍卖前的预展上,没什么人搭理他……“他家没东西!”同志们说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